今天是:2017年10月21日  星期六   今天访问人数:7858 次,总访问量:93278982 次 本网首页 
廉政
政务
互动
 
  热门点击排行榜  
· 学习“七一”重要讲话 全面加强党的建设 着力防止四种危险 18779
· 把反腐倡廉建设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 17210
· 切实把以人为本执政为民的要求贯彻落实到各项工作中16933
· 中国共产党反腐倡廉基本经验的理论梳理 16916
· 始终把人民群众放在第一位置16719
· 着力加强以人为本、执政为民教育16390
· 中国共产党90年来指导思想和基本理论的与时俱进及历史启示 16188
· 认真落实十七届六中全会精神 大力推进廉政文化建设15577
· 把维护群众利益作为推动科学发展的着力点15394
· 切实加强和改进新时期党内监督工作15089
  专题报道  
·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
·“讲政治、守纪律、树形象”主题公开承诺
·全市纪检监察干部“好家规 好家训”
·我为“清风盐城”建设添风采
·风清气正这五年
·“知敬畏、存戒惧、守底线”——深入开展“510”警示教育
·学习贯彻十八届中央纪委七次全会精神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警世之钟>>查案纪实>>银行副行长挖"自家墙脚"转出3000万跑路

银行副行长挖"自家墙脚"转出3000万跑路

作者:刘建鹏 范田   编辑:gf   浏览数:1585   来源:正义网    [ ] 【纠错】 2017-8-31 10:15:42

 银行副行长为还债挖自家墙脚,这边“同业存款”那边“委托投资”两头欺瞒;金融掮客逐利而来,搭桥牵线;3000万元资金转出9个月悄无声息,直到——副行长“跑路”了

  

  

  

  乔国庆支付中介费示意图及本案中的委托定向投资文件

  犯罪嫌疑人利用担任民营股份制银行副行长的职务之便,通过伪造印章、协议等手段,虚构事实,将本银行的“同业存款业务”操作成委托其他银行定向投资的“不良资产回购业务”,从而将巨额资金非法占为己有,用于偿还自己所欠巨额债务后逃匿。近日,河南省偃师市检察院以职务侵占罪对偃师某银行原副行长乔国庆提起公诉。

  办公室搜出伪造文件

  2016年8月,偃师市A银行负责人李峰(化名)心里很不踏实。因为行里的“二把手”、副行长乔国庆休假结束却没回来上班,打电话也是关机状态。考虑到乔国庆曾为本行办理过一笔3000万元的巨额同业存款业务,这笔业务办理过程中李峰几乎没怎么管,且自当年5月以来,常有陌生人来找乔国庆追讨欠款等情况,放心不下的李峰最终决定由工作人员对乔国庆的办公室进行检查。

  这一查,还真查出了问题。在乔国庆的办公室里,工作人员发现了一份由偃师市A银行和上海市B银行签署的《委托定向投资业务合作总协议》,以及一份A银行的《基本授权书》,后者伪造了银行董事长刘某的签章,授权乔国庆行使行长职务。李峰由此怀疑,乔国庆在上海市B银行办理的3000万元同业存款业务有被其私自改变用途的可能,立即派工作人员到上海联系B银行进行核对。

  核对结果印证了李峰的怀疑。相关资料显示,2015年12月29日,偃师市A银行和上海市B银行签署了《委托定向投资业务合作总协议》和《资金业务合作协议》,又与某证券公司签署了《债权资产回购协议》和《委托管理合同》。根据上述协议以及偃师市A银行向上海市B银行发出的《投资指令》,上海市B银行和某证券公司为偃师市A银行专门设计了一个“民恒9号”理财产品,用于定向购买洛阳某电子科技公司持有的涉及10家公司的总价为3000万元的债权。经识别,上述协议中偃师市A银行的印章和法定代表人的印章均系伪造。而就在偃师市A银行向上海市B银行开立的同业存款账户存款3000万元的当天,该款即被转出至洛阳某电子科技公司的账户,后又被转账至郑州某文教体育用品公司和洛阳某商贸有限公司等多个二级账户。

  2016年9月11日,偃师市A银行向公安机关报案。

  债务缠身剑走偏锋

  乔国庆原籍河南省武陟县,早年先后在武陟县、郑州市等多地农行系统工作,后辞职进入偃师市A银行任副行长。表面看,乔国庆过得很风光,在单位是“二把手”,有专车配司机,年薪几十万,在郑州有两套房产,加之分管信贷工作,是众多企业眼里的“财神爷”,被争相巴结。然而,风光的表象下深藏着不小的隐忧,乔国庆为获取高额利息一直在进行投资融资活动,因为资金周转出现问题,2015年末,他背的2000多万元债务必须马上偿还。乔国庆如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

  为渡过难关,乔国庆决定以为企业找过桥资金和融资的名义筹集款项应急。经人介绍,他认识了从事金融中介业务的山东青岛人王继锡。王继锡为他推荐了“定单质押贷款”业务和“不上网保函”业务,但因为找不到合适的投资人等原因未能成功办理。随后,王继锡又介绍了委托定向投资业务。

  乔国庆很感兴趣,催王继锡尽快办理。但王继锡本人并没有相关资源,于是联系了同为金融中介的广东汕头人肖树龙。肖树龙又联系上吉林九台人计伟光和四川南充人唐勇。唐勇联系了在某基金公司任副总裁的重庆人袁某,通过袁某与上海市B银行郑州分行金融市场部总经理马某拉上关系。马某将委托投资业务上报总行审核同意后,交由工作人员高某、吴某、李某经办。就这样,在众多金融掮客的帮助下,乔国庆的目标最终达成。

  金融掮客的忙不是白帮的,他们瞄准的是实实在在的利益。在王继锡、唐勇等人的要求下,乔国庆以洛阳某电子科技公司的名义和王继锡、唐勇签订了《专项财务顾问协议》《不可撤销平台操作服务顾问费支付承诺书》,约定给王继锡的中介费按照业务金额5000万元的5%计算,即250万元;给唐勇等人的中介费按业务金额的18%计算,即900万元。后因实际办理业务的金额是3000万元,给王继锡的款项近160万元,给唐勇等人大概540万元。

  伪造印章两边欺瞒

  筹款的路子已经打通,乔国庆马不停蹄开始了下一步运作。

  他先是伪造了证明自己是偃师市A银行行长的基本授权书,以及本行、本行董事长刘某、上海市B银行及该行法定代表人蔡某的公章和私人印鉴,又以偃师市A银行和洛阳某电子科技公司的名义,与上海市B银行郑州分行工作人员高某、吴某、李某等人面签了《委托定向投资业务合作总协议》,与某证券公司代表签署了《“民恒9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委托管理合同》《“民恒9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债权转让协议》等系列合同,同时为洛阳某电子科技公司虚拟了涉及洛阳某保密设备有限公司等10家公司的总价为3000万元的债权。

  所有工作准备停当后,乔国庆找到行长李峰,提出可以在上海市B银行办理一笔3000万元的同业存款业务,期限一年,利息为年利率3.2%,并称可以远程开户,不需要去现场办理,为其变更业务性质进而侵占这笔资金创造条件。考虑到能给自家银行带来一定的利息收入,李峰同意了乔国庆的建议,但认为远程开户不妥,要求乔国庆和银行工作人员徐某一起到上海市B银行总部现场办理开户。

  2015年12月29日上午,乔国庆和徐某在上海市B银行总部验证了户名为偃师市A银行的账户后,乔国庆即向李峰汇报:“手续已经办妥,相关材料会由对方银行寄回,行里可以转款了。”当天,偃师市A银行的3000万元存款汇入该账户,乔国庆和徐某也返回偃师。乔国庆拿出已提前伪造好的盖有上海市B银行公章和法定代表人蔡某私章的《同业存款协议》四份,给李峰交差。尽管这和通常情况下应该由对方银行寄回的做法不太一样,李峰也没有怀疑,而是直接交给工作人员盖上自己银行的公章,然后存档两份,另两份交由乔国庆送回上海市B银行。当然,明知协议是假的,乔国庆不可能去送这两份文件。

  2015年12月29日晚,乔国庆将《投资指令》等定向投资业务手续传真给上海市B银行,指令其将3000万元资金划入洛阳某电子科技公司账户。至此,乔国庆的目的终于实现,而帮助其实现目的又不必承担任何交易风险的上海市B银行和某证券公司也轻松挣到管理费108万元。

  为继续瞒天过海,乔国庆又伪造了落款时间分别为2016年3月31日和5月31日的两张上海市B银行财务对账单交给李峰,对账单显示,偃师市A银行在上海市B银行开立的同业存款账户余额为3000万元,使李峰直到案发仍被蒙在鼓里。

  获利之高中介都怕

  3000万元到账后,乔国庆马上将自己制作的假印章全部销毁,同时指令洛阳某电子科技公司负责人李某将款项转出至自己要求的账户,用于归还其个人巨额债务;同时按照王继锡的要求,将应给付上海市B银行和某证券公司的108万元管理费和另外49.5万元给袁某的服务费打入指定账户。

  上述费用支付完毕后,王继锡又向乔国庆索要中介服务费。乔国庆以双方之前谈好的打包费用是157.5万元为由,不愿意再掏钱。王继锡却坚持认为,那笔钱是乔国庆支付的管理费,属于办理业务的正常支出,不属于中介费用,乔国庆应该单独再给他一笔钱。不甘心被拒绝,王继锡以“到公检法、银监局等部门举报你”威胁乔国庆就范。同时,唐勇、肖树龙、计伟光也先后以往乔国庆办公室塞恐吓信等方式讨要中介费。无奈之下,乔国庆将480.252万元转入唐勇控制的其妹唐某的个人账户,将15万元转入王继锡的个人账户。那笔480.252万元中介费,唐勇、袁某、肖树龙、计伟光分别分得148.252万元、220万元、72万元、40万元。

  这样一来,加上之前的49.5万元,袁某共获得中介费269.5万元,是所有金融掮客中获利最高的。收下这笔巨额中介费用,袁某一直心存不安。案发后他曾交代:“之前给我那第一笔的时候,我就觉得偏高了,后来又得了那么多,简直高得离谱了。我感觉到有问题,就存起来没敢动。”

  和袁某有同感的还有唐勇,据他交代,“正常的中介费用收取标准是业务资金额的1%到3%,而这次却是18%,所以收到中介费后我也没有敢用,怕来路不正以后会出事,钱就一直存着。”办案人员问他哪来的收取高额费用的底气时,唐勇也不讳言,“我们知道这笔业务是违规的,所以不怕乔国庆不给钱,他不给我们可以去举报他。”

  2016年8月,被巨额债务逼得走投无路的乔国庆,在和妻子裴某协议离婚后选择了逃亡。离婚协议约定二人名下的房产和车辆全部归裴某所有,所有债务由乔国庆承担,只可惜这样的约定注定是枉然。2016年11月14日,办案民警将潜逃至山西省晋城市的犯罪嫌疑人乔国庆抓获归案。12月3日,偃师市公安局以敲诈勒索罪对王继锡、唐勇、肖树龙、计伟光四人立案侦查。

  案发后,唐勇、袁某、王继锡将收取乔国庆的赃款分别退还给偃师市A银行,总计420.252万元。办案人员将乔国庆在中原证券总价值11万余元的股票冻结,又将其位于郑州市金水区面积分别为193.84平方米和125.32平方米的两套住宅查封,剩余款项正在全力追缴中。

  另据了解,自2016年2月起,上海市B银行新增委托定向投资业务已停止办理。

  案后说法

  

  河南省偃师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 杨建刚

  在我看来,本案之所以发生可以归结为四点原因。

  一是少数金融中介为赚取巨额中介费,不惜打法律擦边球,为当事人支招,教其隐瞒真相、规避审查。王继锡等人明知道乔国庆的职务只是副行长,却对乔国庆假冒行长职务听之任之,对因此可能产生的金融风险不管不问。他们甚至为了实现个人目的不惜动用犯罪手段,这也是本案中四名金融中介最终以敲诈勒索罪被立案侦查的原因。

  二是一些民营银行管理不够规范。本案中,偃师市A银行的内部管理可谓漏洞百出。本该由上海市B银行寄出的同业存款协议被乔国庆私人带回,而且协议盖章后不直接寄还对方,竟又交给乔国庆处理。从资金被挪出到案发有9个月之久,其间没查过一次账。要不是乔国庆“跑路”,这个秘密可能还会一直隐藏下去。

  三是部分金融机构贪图利益无视风险。根据本案中乔国庆以偃师市A银行名义和上海市B银行签订的协议,偃师市A银行在上海市B银行开立委托投资账户,投资的所有风险都由前者承担,后者不承担任何保证或其他担保责任,仅根据协议约定收取相关“通道”费用。这样的约定使上海市B银行在业务操作过程中对潜在的金融风险视若无睹。

  四是监管缺位。本案中,上海市B银行以某证券公司为通道将资金导入企业,违反了国家有关“不得借收购不良债权、资产名义为企业和项目提供融资”的金融政策,但由于监管缺位,犯罪一路绿灯。

  就在本案案发前不久,银监会下发了《关于规范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不良资产收购业务的通知》,要求“严格遵守真实性、洁净性和整体性原则,通过评估或估值程序进行市场公允定价,实现资产和风险的真实、安全转移”,同时“不得设置任何明显性或者隐性的回购条款,不得违规进行利益输送,不得为金融机构规避资产质量监管提供通道”。这一规定明令禁止了通道业务,使类似本案的犯罪手法失去了存在的可能。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强化金融安全、防范金融风险,任重道远。

网友热评已有0人参与
 
我要留言
 昵称:  标题:
 内容:
公众留言 | 在线投稿 | 政风热线 | 信访举报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中共盐城市纪委 盐城市监察局 版权所有  苏ICP备14041105号
技术支持:盐城市思科网络工程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