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03月26日  星期二   今天访问人数:6477 次,总访问量:166438846 次 本网首页 
廉政
政务
互动
 
  热门点击排行榜  
· 学习“七一”重要讲话 全面加强党的建设 着力防止四种危险 27136
· 把反腐倡廉建设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 25144
· 切实把以人为本执政为民的要求贯彻落实到各项工作中24294
· 中国共产党反腐倡廉基本经验的理论梳理 24226
· 始终把人民群众放在第一位置24164
· 着力加强以人为本、执政为民教育23831
· 中国共产党90年来指导思想和基本理论的与时俱进及历史启示 23326
· 把维护群众利益作为推动科学发展的着力点22388
· 认真落实十七届六中全会精神 大力推进廉政文化建设22215
· 切实加强和改进新时期党内监督工作21726
  专题报道  
·乡镇纪委书记学习市纪委全会精神
·学习贯彻落实中省市纪委全会精神
·学习宣传贯彻《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
·纪检监察系统解放思想大讨论活动
·学习宣传贯彻国家监察法
·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
·“讲政治、守纪律、树形象”主题公开承诺
 

工作上积怨 村支书暴打“政敌” 西安扫黑除恶第一案王朝阳案纪实

作者:jz   编辑:gf   浏览数:278   来源:三秦都市报    [ ] 【纠错】 2019-3-13 15:13:15


三秦都市报—三秦网讯 在临川寺村生活了大半辈子,老人张钊(化名)从来没有想过,他们这个位于西安市周至县一隅的小小村庄,有一天会因为村支书涉恶登上各大媒体头条,成为被广泛关注的焦点。每提及于此,他的语气里总有种恨铁不成钢的强烈期盼,“恶势力除了,有了教训,希望以后都好起来。”

张老汉口中的“恶势力”,指的是以该村原支书王朝阳为首的恶势力集团。日前,该集团5名成员(另有3名未成年人另案处理),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又10个月至2年又6个月不等。

案件:村支书指使他人伤害村干部

王朝阳案系扫黑除恶专项行动开展后,西安市办理的首例恶势力犯罪集团案。

工作上积怨 村支书暴打“政敌” 西安扫黑除恶第一案王朝阳案纪实

4成员手持砍刀、洋镐把冲进巨玉峰家中行凶

西安中院的终审判决书显示,王朝阳原任周至县尚村镇临川寺村党支部书记,2017年10月至2018年3月间,其为发泄私愤,指使被告人王攀纠集赵章金等其他集团成员,手持砍刀、洋镐把等,多次对村委会主任巨玉峰、村委会委员魏坚进行殴打,还翻入另一村委会委员巨成辉家中,用汽油将其停放在院内的一辆面包车烧毁,造成恶劣社会影响。

现今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了一年多,回忆起事发时的情况,受害人之一巨玉峰仍感到后怕。他向三秦都市报记者讲述自己先后两次被打的经历称,第一次是在2017年11月3日晚上7点,当时自己一个人在家中前院忙碌,一个年轻小伙突然急冲冲的冲了进来,自己还以为对方遇到了什么事,连忙上前去挽住对方胳膊,安慰他“有什么事屋里说”,结果又有几个小伙冲了进来,二话没说就用洋镐把将他打倒在地。这个过程中他才发现,第一个冲进门的小伙子,腰间就别着洋镐把。

第二次是在2018年3月12日早上7点多。当时,巨玉峰正在房间里给小孙女擦脸,几个小伙子拿着砍刀、洋镐把冲进来时,被其儿媳率先发现,及时关上了房门。几人在对房门进行一顿砍砸发现进不去之后,才离开了现场。

起因:竞争关系演变为“派系”之争

多名村干部被打,幕后主使竟是村支书。2019年春节前夕,这起案件一经媒体报道,瞬间引发关注与热议,不少人都好奇,王朝阳到底为何不依不饶几次三番对自己的工作搭档下手?今天,侦办此案的周至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汪鹤,向三秦都市报记者介绍了其中的“恩怨情仇”。

“第一个原因是这几名村干部举报了他违法违纪。”汪鹤说,2017年7月,被害人巨玉峰曾和另两名被害人一起,到县纪委和组织部举报王朝阳占用耕地盖房。另一个原因,则是因为王朝阳曾与巨玉峰一同参与选举,属竞争关系,这种竞争关系后来又延续到两人的工作当中,逐渐在村里形成了两个“派系”(在王朝阳看来,另两名被害人巨成辉、魏坚就是属于巨玉峰“派系”的),并积攒了一些矛盾。这些矛盾都为日后案件爆发埋下了伏笔。

案件的导火索,同样因两人在工作上的分歧而起。汪鹤说,当时上级单位拨款帮助临川寺村建设水利基础设施。大工程基本做完了,后面的一项管道铺设工程需要村民自己交钱,王朝阳比较独断,要求村民每人缴纳100元,村民觉得这笔费用太高,钱款迟迟收不上来。后上级单位找到巨玉峰要求其联系村民沟通解决,巨玉峰本着“花多少收多少”的原则,向村民每人收了50元解决此事。王朝阳因此觉得巨“拆自己台”,“失了面子”,便决心报复,指使王攀等人实施了上述违法行为。

破案:民警佯装蹭车 用激将法钓出嫌疑人

2017年11月首次作案,2018年3月仍在持续作案。王朝阳、王攀等人为何能逍遥法外长达5个月之久?汪鹤对此也做了回应。

据介绍,王朝阳等人反侦查意识极强,相互之间都是单线联系。王朝阳为指使王攀作案,甚至专门买了一部老年手机和一张不记名的“黑”电话卡。王攀等人作案时,也有着缜密布置。

“首先,他们每次作案都戴着口罩帽子,蒙面作案。其次,他们通常会将作案时间选在大清早或者晚上七八点,村民们都已经回家,村道上没有多少人的时候,以掩护自己。另外,他们作案时间很短,通常只有一两分钟便迅速撤离。而且连撤离都有所防范,通常都是开着租来的无牌照车辆作案,给我们的侦查工作带来很多困难。”汪鹤说,2017年11月3起案件发生后,为突破这一困难,他们在临川寺村各个出入口都安装了监控。但监控设施直到该团伙2018年3月12日再次作案,才发挥作用。

“当时,该团伙又一次到了巨玉峰家滋事,随后乘坐一辆无牌照车离开。我们通过村口监控拍下的车辆外观,花费3天时间调取了大量周边监控,终于锁定了这辆车,并在之后查到了4个可疑电话号码,然后于3月28日在鄠邑区发现了其中两人的踪迹。”

考虑到只抓两人,其余嫌疑人可能因此打草惊蛇,民警们在实施抓捕时还用了一些计谋。“当时这两个人在车里坐着,我们上去故意蹭了他们的车,希望他们能把其他人叫来,结果人家不但没恼,还说没事让我们走。”一计不成,民警们又生一计,干脆开始给对方找事,指责他们“车停的不到位”。对方果然被激怒,叫来了另外两人,民警将其一举抓获,随后又根据该4人供述,在鄠邑区一宾馆内抓获了其两名同伙。王朝阳及另一名嫌疑人随后也相继落网。

意义:打早打小 告诫他人

张钊还记得,王朝阳被抓时,正是一年前的春天。那个时候,他和乡党们算是结结实实松了一口气。

“那段时间,因为村干部频频被打,村民们心理压力很大,生怕一不小心祸事就落在自己头上,村里氛围很紧张。”张钊告诉记者,王朝阳当选后,村民们本来对他抱有很大期待,但他买了两辆混凝土车做生意,只顾着自己的事,基本上不到村里,大家因此对其意见很大。报复村干部的事发生后,村民们敢怒不敢言,有意见也不敢提了。“坦白说,第一起案件发生之后,大家心里就清楚这事是谁干的,但没有证据不能乱说,只能人人自危。”

张钊说,王朝阳最终被处以7年多的有期徒刑,村民们除了觉得其“罪有应得”之外,更多的是感到惋惜。“他今年才40多岁,家里还有媳妇和娃,做下这糊涂事真是不该。现在他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希望能吸取教训,以后好好做人。”他感慨,有时候觉得此案发生在临川寺村“挺丢人”,但有的时候,又觉得这是件好事,因为此事足以让其他人引以为戒,知道过去那套用暴力解决问题的方式是不对的。

周至县法院副院长、该案主审法官刘智国,用“打早打小”一词概括了此案成功审结的意义,也印证了张钊的感受,“如果我们在这个阶段未及时对这起案件作出打击处理,这种解决恩怨的方式可能会一直在这个村延续下去,不排除有愈演愈烈的可能,这个恶势力集团也可能会发展得更加壮大。在此,我们也想提醒广大市民,知法守法,切莫任意妄为。”

文图 首席记者 张晴悦

网友热评已有0人参与
 
我要留言
 昵称:  标题:
 内容:
公众留言 | 在线投稿 | 政风热线 | 信访举报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中共盐城市纪委  盐城市监委 版权所有  苏ICP备14041105号
技术支持:盐城市思科网络工程有限公司